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qp526的博客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日志

 
 

【转载】两会观察:高等教育存在四大问题  

2014-03-10 10: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散一石的凤凰网博客
两会观察:高等教育存在四大问题 - 柔弱的心 - 人生精于勤博客
闲散一石
 
    教育是公众最不满意的问题之一,其中的高等教育又首当其冲。多年来,高校以及高教质量、高校管理、高教改革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2104年两会期间,高等教育仍然是一个热点,受到许多批评,被指出许多问题,还受到一些指责。归纳起来,高等教育和高校存在四大问题亟待解决,等待着教育行政部门有所作为。
   一是高等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导致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

    大学毕业生就业难是一个社会问题,政府年年都将大学毕业生就业作了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一方面,人才配置市场化,一方面,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政府又不得不管,于是社会现实与政府职能之间出现了扭曲,本来应该由市场解决的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由于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生活,政府却又不得不出手。
    表面上看,就业困难似乎是市场提供的就业岗位不足,实际上社会对人力的需求而不低,就业岗位也不少,原因就出现了高等教育与社会脱节方面,一方面用人单位招不到所需要的人,一方面大学毕业生又找不到自己满意的工作,数量上不缺,“品种”上对不上路,责任自然在高校提供的“产品”与社会不接轨。“总理在报告里说要创造就业岗位。但我认为就业岗位并不缺,缺的是适合岗位的人……”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如此说。我们企业,本科生给他2000月薪他也愿意干,中专毕业的技工可以给他8000。现在大学毕业生都降低使用,甚至大学本科生来当工人,大专生也当工人,一个方面是找工作不好找,供大于求,还有是跟社会需求不接轨,职业教育缺乏。
    大量的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到一线工作,或者到了一线也稳定不下来,工作耐受力差、期望值过高,造成了整体大学生就业困难而普工、技工严重不足的局面。因此,人大代表建议国家取消“三本”招生,并将该部分计划划入职业教育。2012年全国“三本”招生约160万,如果将这部分学生改为接受职业教育,制造业的用工荒将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
    二是盲目扩招和盲目进行研究生教育,导致素质下降与资源浪费等许多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说,我们单位也是用人单位。总的感觉,毕业生质量在下滑。比如来的一些研究生你会感觉到他的动手能力和理论基础不是很满意。我觉得这是盲目扩招的结果。盲目扩招之后人家都不相信大专生和本科生,只相信研究生。而研究生和以前的中专生、大专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首先综合能力差,按道理大学毕业出来生活自理和跟人相处的能力应该具备的,但现在毕业生与他人相处矛盾比较多,具体工作中动手能力差,还有承受压力的能力差,不愿意接受高工作压力。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说,我们企业需要有真正技能的人才,不一定要求那么高学历。现在不少毕业生,考不上研究生就复读,毕业一年也不去找工作。这是一种浪费,是对生命的浪费。有人中学毕业后上了两年中专,七年收入了80万。他当年同学上了大学、硕士,还在读书,花掉了15万。正反一算,相差100万。
    一方面高学历人数增多、一方面毕业生素质下降,用人单位不得已只好提高学历门槛。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国企用人都要求本科或研究生学历,一些国企不顾自己效益,不顾人力资本是否被浪费,甚至把有多少硕士博士当做炫耀的资本。盲目扩招和盲目提高培养层次的结果是,学生花了巨大成本,就业时却找不到工作,社会也消耗大量资源而没有收益,唯一从中得到好处的只有高校自身。
    三是科研与科研经费使用混乱,成为高校一个重要的腐败之源。

    高校科研与科研经费使用成为全国政协委员议论的热点话题。某高校花六千万买设备,放了5年都没拆包;科研经费年底花不完,就包一个酒店消费,一桌几千上万的吃。按照有关规定,科研经费中的15%用于项目负责人的消费,国家科委400亿的科研经费,意味着60亿用于个人消费了,他们买东西全能报销。
    科研经费提成制度,使有些科研人员拿到经费,马上就把三四成资金装进口袋。随着科研经费增加,一些科研人员很容易成为暴发户。科研经费一到学校,上面就难管了。年底集中花钱,花几千块上万块吃一顿饭。跟谁吃,很多都是跟行政主管部门吃的。如果不是被他们控制着审批权,有求于他们,各高校又相互攀比,谁舍得花这么多钱去吃饭?
    个别院士、名流做项目就挂个名,因为没有他就申请不到资金。项目一到手,经费一大块就被他提走了,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做,成果出来了,又是他的名字。这种风气也是学术领域的腐败。大学每年拿到经费的多少,已经成为一种衡量标准。多拿一点,对公对私都有好处,个人可以提成,学校可以作为成绩。在这些利益驱动中,不但有经济效益,还有荣誉,甚至有政治利益。
    这几年查办的科研经费贪腐案中,很多人的毛病就是突击花钱,拿到经费后就要买电脑,不知道电脑到底买没买,但明细上都有显示,买了,到底需不需要总换电脑?没买,钱到底用哪去了?
    科研经费有几种惯用方式:首先是吃回扣,只需500万价格的仪器设备,以800万或者1000万购买,多余的钱辗转进入个人卡号;其次,以科研需要的名义购置汽车房产,项目结束后就据为己有;再次,自己成立公司,拿科研经费当股份;或者就是以考察的名义出国或到各地旅游消费。社会科学领域引进课题制后,交通费、差旅费、资料费和餐费等项开支是主要开支,常用的借口就是大量的社会调查和学术交流,为使经费达到一定规模,便将电脑、摄像机、扫描仪等反复填报。考察、学术交流是科研圈最惯用的伎俩,且专门挑没有去过的地方考察。在国外随便找个学会,以考察名义或学术交流方式发个邀请函,太简单了。
    四是高校过度行政化,成为制约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

    “某种程度上,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在这次两会上道出高校行政化的尴尬现状,直言:“不去行政化,大学就没办法办下去了。”长久以来,困扰中国教育界乃至整个社会的“钱学森之问”,也是高校行政化的体现,高校校长有级别,大家都想当官,谁还愿意安心做研究?
    让教育部来解决“教育部大学”这一问题,这是奢望。目前教育去行政化改革,遭遇行政化悖论——由行政部门主导让自身放权的改革。推进去行政化,关键在改革教改机制,要政府部门必须放权,而不是由他们自身决定何时放权,怎样放权,如果就由行政部门主导教改,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将遥遥无期。31所副部级高校,76所教育部直属高校,还有1700所公办本科、高职,这包含多少部级、厅级岗位?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如此说。
    面对去行政化如此高的关注度,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不得不进行回应。他说,教育部已经牵头调研高校去行政化问题,并将起草相关意见送交中央审批。袁贵仁表示,三中全会决定已对教育去行政化有了明确的安排,学校、研究机构、包括医院,都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行政级别。“现在正按照程序进行调研,之后要起草意见,最后经过中央审批后再贯彻执行。”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